如今还是看看怎么和孟优说吧自己父子的小命儿

分享到:
 
   
 
    可杨锋对此却也没有办法,他只能是接受,或者说不得不接受。因为马超需要南蛮的一个平衡,需要一个制衡孟获的人,而很明显。他是看上自己了,让自己去做这个平衡。
 
    那么自己只能是去做,不说给自己的好处吧。就说自己不去的话,那么可以说和灭亡,其实就不远了。
 
    反正是将心比心,杨锋认为,自己要是最为强势的那一方的话,自己和一个异族的人这么去说,对方要是不同意的话。自己最后也肯定要下杀手。对于一个不听话的人,下场也只能是这样儿。所以别说杨锋父子本来就都在凉州军大营,就算是他没受制于人。他最后也得去妥协。因为马超绝对是恩威并施,最后让杨锋是服服帖帖的。
 
    你看自己实力没人家强,人家说灭了就能把自己给灭了。而且人家又给你好处了,你还要什么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至于说和孟获去为敌。这个杨锋当然想得清楚。他是,确实,其实并不是太想。
 
    可要仔细一想的话,他是宁可与孟获成为死敌,也不想与马超为敌就是了。所以一这么想,他算是都明白了,就马上答应了与马超凉州军的合作。
 
    不过在答应了马超,说要和他合作开始。杨锋就已经是想清楚了。以后随着自己和孟获逐步对立,那么万一要是爆发出了什么战斗。虽说马超不可能是一点儿都不会去管,但是想来也有限吧。所以他知道,还得是靠着自己才行。
 
    但自己万一要是身死的话,自己这个儿子,真是自己放心不下的。这个时候杨锋就是想起来了,自己倒是忘了,之前怎么没和马超说清楚呢,自己要是身死,以后他可得好好照顾自己儿子的。当然自己能不死,自然还是不死得好。毕竟谁活得好好的,愿意死呢。可说实话,这个好像也不是自己就能决定的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杨锋随即便想到了,这也是来日方长吧,毕竟自己以后还是有再见到马超的机会的。所以自己也不用太过着急,以后再见到他的时候,再和他说这些吧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,别看杨锋这个人如何,至少对他的儿子,真是没说的,也是,就这么一颗独苗,确实是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了。
 
    想到这些,杨锋对自己儿子说道:“你在这儿别动,为父去去就来。不过你看这点儿为父的手势,听懂没?”
 
    他儿子是赶紧点头如捣蒜,毕竟是父子十几年,所以他当然知道自己父亲的意思。
 
    杨锋一看,算是放下了点儿心,毕竟自己儿子也不是说一无是处,如果真要是改变一些的话,未尝不能继承自己的基业啊。不过以后如何,却还得靠着他自己了,毕竟路是他自己走的,不是自己给他选择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异族人的教育方式,和汉人那绝对是不同的。
 
    至少汉人如果说子女不肖的话,父母可能要管着他很久,甚至几十岁了,父亲还养着他,这事儿可以说从古代就有,可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。
 
    但是异族,可以说基本上是没有这样儿的事儿的。因为他们的父母,小时候自然能多管一点儿,可慢慢儿女长大了,他们也就不再管了。你们爱怎么样儿怎么样,是好是坏,那是你自己选择的。
 
    他们可没有什么子女娶妻生子,还得是什么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的,基本上是真没有。当然见父母肯定是要去,但真父母真不会去管那么多。这个可以说就是异族和汉人的教育方式不一样儿吧。
 
    但是天下父母,那确实基本都是一样儿的,要不也不会有那句话了,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说完,杨锋便拍马上前了,因为他知道,只有自己去和孟优说,才能有那么一线的生机。至于说和他们去拼,杨锋倒是想从乱中逃跑,不过他也知道,只能是往后跑,要不能冲过人家的包围?那是不可能的,不是南蛮军太厉害,是己方人太少,而人家人多啊!
 
    杨锋当然不认为己方就比他们差,可这人马数量上相差悬殊,己方士卒也不可能说一个顶俩一个顶仨的,所以只能是自己亲自出面才行。别的不说,杨锋知道,在孟优那儿,自己这张老脸,其实还能顶点儿用的。
 
    “爹,小心。”
 
    杨锋一听自己儿子所说,却是没有回头,不过心里却是有些欣慰。心说自己儿子长大了,有长进了。或者是这些时日在凉州军待的?反正不管是什么,如果他真要是如此下去的话,自己还有什么不安心的呢,呵呵。(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 
 
第二〇二章 杨锋孟优途中遇(续)
 
    确实,杨锋心里还不明白吗,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。
 
    自己不是要当那南蛮的霸主,要不是说要和马超合作,自己得到多少多少的利益。而就是能让自己儿子,这颗独苗,能平平安安一辈子,也就是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其他的那些,虚无缥缈的东西,其实距离自己很远,或者是想都别想。
 
    如果说自己还在年少的时候,确实是想过,能去当南蛮的霸主,可如今都这个年纪了,连儿子都这么大了。说实话,自己就算是再胸怀大志,其实都已经是磨得差不多了,基本上都平了。
 
    关键是自己也看出来了,就算是以他孟获的势力、实力来说,都没有成为南蛮真正的霸主,就自己能吗?是,马超说要扶植自己,可最后的结果,是南蛮是要出现两个霸主,这自己和孟获,自己不是那唯一的,但是即便如此,自己也觉得不错。
 
   
 
    虽说这个所谓的霸主,还是要听马超的,但也算是让自己的理想实现了吧。
 
    杨锋是在自己心里自嘲地一笑,对自己来说,这些真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,只有自己的儿子。
 
    他孟获还有祝融夫人是还没有子女,所以对他们来说,肯定还不是子女最为重要。他孟获到底是个什么想法,就连自己也不知道。至于说祝融夫人,那就更别说了。
 
    杨锋这个时候一笑,心说自己怎么想了这么多。如今还是看看怎么和孟优说吧,自己父子的小命儿,其实可以说就在其人的手中了。不过自己有信心,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要如何去说,却还得是小心谨慎点儿才行。
 
    孟优看到了杨锋拍马过来,不过他却也没动地方。也没有让手下士卒如何。他
 
    要说他对于杨锋反叛这事儿,他确实是对其人有意见,而且意见大了去了。
 
    不过也不得不说。孟优还是挺够朋友意思的,至少他也是站在杨锋的角度去想问题了。他心说,杨锋因为自己兄长派阿会喃去马超凉州军大营,之后是没有结果。只能是灰溜溜回来。所以他是心灰意冷,没有办法,只能是选择了和马超合作。
 
    自己没有子女,可能还不了解杨锋这个当父亲的想法,或者说不知道这个只有一个儿子父亲的想法吧。
 
    但是如果从自己兄长那儿来说,他是不想原谅杨锋啊,心说自己把你给请来了,最后也不会少给你好处。可你关键的时候,却是给朋友捅了一刀啊。这真是让自己太气愤了。自己丢了面子是小,可自己还能拿你当朋友了吗?
 
    不过一想到杨锋是为了自己独子,孟优又感觉,好像这事儿也是事出有因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别的他可能还不知道,还不清楚,但是对于杨锋护犊子,尤其是对自己这个儿子是什么样儿的,就是他也听说过啊。而且其实不止是自己,就连自己兄长还有嫂子,包括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他们,其实没有一个不知道的。
 
    是,他们以前都不认识杨锋其人不假,可却也都听过其人的一些事儿,尤其是对自己儿子如何如何,他们都知道。因为杨锋那么大年纪,就这么一个独子,所以确确实实是爱护得不得了。
 
    所以在孟优看来,这个事儿好像也是事出有因,而且他还想了,如果说没有他儿子这
   
 
    这个也只能说是杨锋不太了解这方面的事儿,如果是马超的话,他基本就很了解了。
 
    这就和人体在关键的时候,可能会爆发出自身的潜力来一样儿,或者很多时候会出现什么急智之类的,这都很正常。显然杨锋这个,其实就算是后者了。不是他一下就开窍了,只能说是暂时的一个状态。因为他是太担心自己儿子。也担心自己,所以是爆发出了平时没有的状态,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。
 
    不过杨锋可不懂这些东西。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一下就变这样儿了呢,不知道是暂时的,还是说以后都是如此。但是他也明白,估计是暂时的,可能是因为自己太那个着急了,太急切,太急迫了。所以就一下都明朗了吧。
 
    如今他也只能是如此解释,这时候他已经是来到了孟优的近前,他驻了马。然后他和孟优,就这么看着彼此。
 
   
 
    别看此时已经是黑天了不假,可在明亮月色之下,还有南蛮军士卒火把的映照下。两人看彼此都是清清楚楚。
 
    杨锋知道。还得是自己先开口,“原来是孟优老弟,不知老弟在此,是要给为兄送行否?”
 
    异族不像汉人,一见面,哪怕是敌人,都得客套好几句才行。他们没有那些讲究,就是有什么就说。说完拉倒。
 
    孟优一笑,“杨锋兄不是在凉州军作客吗。怎么这么急着离开呢?”
 
    杨锋一听,心说孟优也知道讽刺了,倒是不太容易啊。不过这个对自己来说,算得了什么呢,自己还真是不在乎这个。自己可不是孟获那厮,是死要面子。当然自己也不可能是一点儿都不要面子,但却还不至于是死要面子吧。毕竟死要面子后边儿还有三个字,叫活受罪啊!
 
    自己可真不想像孟获那样儿,自己看他其实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!
 
   
 
    杨锋此时则是苦笑了一声,“老弟这却是对为兄有意见啊,那马超是咱们南蛮的敌人,我杨锋岂能在他的大营常驻?”
 
    孟优一听,则是问道:“那么杨锋兄为何却是反叛我兄长,让我兄长大败?”
 
    虽然孟优都知道答案,但他却还是希望从杨锋口中说出来,不过他却是没有发现,其实他这个时候,正是按照杨锋所想,这么往下走。当然他是不知道杨锋的具体想法,不过杨锋还真是

欢迎转载腾讯分分彩开奖记录-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腾讯分分彩开奖记录-网站 » 如今还是看看怎么和孟优说吧自己父子的小命儿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