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也是如此想法这杨锋这老小子到底是从哪儿跑

分享到:
 孟获起身这么一看,好像都已经是下午了。这,自己有睡了那么久吗?自己真是,实在是太累了,这可也确实是没有办法啊。
 
    “这,夫人啊,你可要体谅为夫啊。昨夜实在实在是太累了,两场大战,为夫这,哎呀……”
 
    孟获知道,都不用多说,自己夫人还能不知道吗,她也是在自己身边的,不是吗?可是她如今叫醒自己,是有什么事儿不成?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这个时候是最不想听到有什么不好的事儿,比如说凉州军进兵了,甚至直接攻过来了。但是想一想,这事儿几乎是不可能。但是几乎不可能却并不代表就一定是不能,所以他是忙问:“夫人,这是怎么了?莫不是那凉州军攻过来了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闻言一笑,心说自己这个大王啊,都有点儿魔症了,己方士卒那么累,难道说他凉州军士卒就不累了?
 
    听人家说,他马超马孟起可是以爱惜士卒而闻名天下,他马超要是能让人马来攻击己方。可真不是他马超的性格啊。
 
    还别说,祝融夫人知道的还真是不少,这确实不是马超的性格。而且他也真是。没有准备直接就马上进攻孟获南蛮军,这个怎么可能呢。
 
    不过祝融夫人是这么个想法,但却不代表孟获也是这么个想法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他是忙问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了,夫人你倒是说啊?”
 
    然后顿了一下,“是了,不可能是马超凉州军来攻,毕竟真要是那样儿的话。怎么没有听到战鼓声号角声?所以不是,不是啊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说道:“看来你还有点儿头脑啊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咧嘴说道:“夫人啊。你可就别讽刺了,还是赶紧说正事儿吧,可别耽误了不是?”
 
    然后是满脸堆笑,就这么看着祝融夫人。而她实在是受不了孟获。便说道:“没事儿,耽误是耽误不了,就看你要如何了?”
 
    “夫人,这到底是有什么事儿,让你是不惜一切叫醒为夫?是和凉州军有关系吗?还是说起他的什么?”
 
   
 
    祝融夫人闻言是摇了摇头,“和凉州军却是没有太大的关系,是和杨锋有关系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杨锋两字,鼻子都差点儿歪了。他是深恨杨锋啊。可不是吗,因为杨锋的关系。自己是大败了一场,甚至连朵思大王都被其给杀了。
 
    所以孟获不认为自己是让孟优给请来个帮手,这分明就是引狼入室啊。而且还是一个白眼狼,要不你怎么去说?
 
    可叹自己是想得倒是挺好,可结果呢,朵思大王被杀,人马混战之后,都没影儿了,反正不是战死就是逃走了呗。而杨锋呢,是和他儿子跑到凉州军大营躲了起来,自己也没办法去找他报仇雪恨啊。
 
    之前自己再次带兵折返之后,却是好像没有看到其人,要不自己焉能放过他。就冲着他做出来的那些事儿,自己杀他一万次,那都是轻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夫人快说,这杨锋到底如何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说道:“大王别急,之前探马来报,说杨锋父子已经带着几千残兵从凉州军大营出来,往南蛮方向行去了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心说杨锋父子走了?回南蛮了?真的假的?对此,他确实是不好判断了,毕竟孟获又一想,这难道不是马超的计了?万一这个是马超的计呢,自己可别中计啊。
 
    要说孟获也挺有意思,在马超用计的时候,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可马超没用计的时候,他就开始疑神疑鬼了。就他这样儿还不到半吊子的谋略水平,只能是被人虐的料啊。
 
    “大王在想什么?”
 
    “为夫在想,这个会不会是马超之计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摇了摇头,“我认为不是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忙问,“这夫人,何以见得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点头,“这第一便是,我军探马却是没有发现凉州军的异动。虽说是马超众人把杨锋父子给送出了很远,不过凉州军的士卒,却是没有任何动静。那么这第二,大王可知道,这从禺同山往南蛮的那几条路上,好像在短距离内,可绝对没有可伏兵之处,所以除非马超的人马在一百多里外设伏,可这个,可能吗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连连点头,“好,好啊!夫人所言极是,为夫怎么就没想到呢,看来果然不是马超之计,我军当报仇了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则说道:“大王这个还得好好研究一下啊,毕竟杨锋到底走了哪条路,却是不得而知!虽说探马所言。他是走了最近的路,可以其人的狡诈,却是不见得就会一直如此?大王以为呢?”
 
   
 
    “是。是啊!夫人之言甚是,我也是如此想法!这杨锋这老小子到底是从哪儿跑了,确实要从长计议才是。不过要马上出兵,耽误久了,可就要没有机会了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点头,“谁说不是呢,大王。我认为……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把她自己的分析,和孟获简单说了一下,反正他那意思。杨锋要走,最后肯定是要走那最远的路。至于为什么是这样儿呢,因为在孟获来看,杨锋是最不可能走。那么祝融夫人觉得。你孟获认为最不可能的,反而是他杨锋最可能去走的。
 
    最后孟获一听,自己夫人的话,可不真是吗,有道理啊。
 
    “好,好啊,夫人的话,确实是金玉良言。这真是太有道理了!如果杨锋那老小子真是像夫人所说这样儿,那么他最后还真是。要如此了!”
 
    于是孟获最后便有了决断,他吩咐士卒,“来人,去把孟优给本王找来!”
 
   
 
    杨锋和他儿子,从凉州军出来后,马超送了他们一里地多,然后这才彼此告辞,杨锋带着人马离开。
 
    本来他们走得是到南蛮最近的路,结果走了五里地多,杨锋下令停止行军,他儿子不解,问道:“爹,这是怎么?”
 
    杨锋一笑,“想那孟获肯定会得知我们离开凉州军大营的消息,所以我们只能是另走一条路了!”
 
    他儿子一听,是不住点头,“爹说得没错,可咱们要走哪条路?”
 
    “当然是最远的那一条路!”
 
    他儿子忙问,“爹,这却是为何?”
 
    “孟获认为你爹我最不可能走的那一条,自然就是我要去走的了!”
 
    他儿子一听,便笑道:“爹,那么咱们赶紧转道吧!”
 
    “好!咱们走!”
 
   
 
    从禺同山通往南蛮的路,可以说大致是四条,这第一条,自然就是杨锋最开始和他儿子所走的,也是最近的路。可是杨锋知道,这条路不保险,自己必须要转道才行。
 
    而第二条,也比这个稍微远了那么一点儿,不过杨锋知道不可能走,因为孟获退兵的方向,就是那地儿,所以孟获南蛮军就在十里外等着自己呢,自己去了,不是自投罗网吗。那和傻子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了,那绝对不是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,而是“无知者无畏”啊。
 
    至于第三条和第四条,是各有忘了,孟获可不止是他一个人,旁边还有个祝融夫人呢,那可绝对不比杨锋差什么。
 
    关键是你看对付凉州军的话,无论是孟获、祝融夫人也好,还是说杨锋也罢,他们再怎么厉害,也比如人家陆逊的智计,这个是一定的。
 
    可是他们自己人斗,确实没有陆逊那样儿的高手,像他们这样儿的低手,也能算得上是个旗鼓相当吧。至少都知道用谋略,不过就是谁运气更好,不被人知道自己的想法,可惜杨锋却是不行了,他的想法让人家给知道了。这你的想法都让人给知道了,就别想如何了。这不就等着输吗。
 
    于是杨锋和自己儿子,是带着残兵,转道了。去了通向南蛮最远的那条路。这也预示着他,要遭遇孟获南蛮军的阻截。
 
   
 
    走了半日多,到了晚上,杨锋以为得计,便对自己儿子是骄傲地说道:“怎么样儿,没有看到任何南蛮军吧,哈哈哈!”
 
    他儿子是赶紧拍马屁。“那是,爹爹一出手,是一个顶俩!”
 
    结果两人还在笑呢。就听探马来报,“洞主不好了,前方出现了南蛮军!”
 
    杨锋一听,是差点儿没从马上掉下来。心说这也太给自己面子了吧。自己这边儿刚和自己儿子说完,怎么样儿没有南蛮军吧,结果这南蛮军就来了。
 
    杨锋直接问道:“对方多少人马?”
 
    “不下万人!”
 
    杨锋心说好啊,这他娘的孟获还真是下了血本了。他南蛮军如今一共才多少人马,他这直接就派出来两万来阻截自己了?
 
   
 
    在杨锋看来,他就不怕马超的大军这时候杀来?
 
    马超只能要是下狠心的话,这时候带大军杀过去的话,他孟获南蛮军也只能是全军覆没了。
 
    不过杨锋转念又一想。他就知道,看来这孟获他们一方。却是能确定,马超是不会出兵了。也是,其实是两万人也好,还是说一万人也罢

欢迎转载腾讯分分彩开奖记录-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腾讯分分彩开奖记录-网站 » 我也是如此想法这杨锋这老小子到底是从哪儿跑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