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说至于吗兄长你是总把这个不成器那个不成器

分享到:
 或者是阿会喃去,估计都比他强吧。可自己怎么就让他去了呢,说起来,自己好像也是不对啊,可这……(未完待
 
    孟获一想到这儿,心说什么都别说了,这说多了,全都是眼泪啊。[是,自己父母离开得早,所以就是靠着自己三兄弟自力更生。
 
    老大孟节不说了,属于不是一路人,所以就属自己和自己这个兄弟的关系最好。可以前自己还没看出来太多,可之后却是发现了,自己这个兄弟啊,除了武艺,其他的,尤其是这个脑子,确实是不让人省心。
 
    结果怎么样儿,不说别的,就说和马超凉州军对战,先是被那个崔安给戏耍了一次,然后这又被杨锋给骗了。也是,不骗自己兄弟这样儿的,骗谁呢。不戏耍他,还能戏耍谁呢。
 
    不过被杨锋那样儿的骗了也就骗了,毕竟杨锋其人在南蛮,也是挺有名,是有那么一号。可被崔安那货给戏耍,这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。可不是吗,这事儿不止是自己这个当兄长的这么想,其实就是他自己,也是如此认为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其实在孟获的想法中,他倒是没说,那就是,他宁可杨锋被放走,放走就放走了。但是只要自己兄弟孟优能有长进,能汲取教训,那么自己也认为是值得的。反正事情已经是造成了,自己还能说什么。
 
    可如今看这结果,不止是杨锋跑了,而且自己兄弟是信誓旦旦的。就相信他,一口一个杨锋兄,杨锋兄啊。听着好像连自己这个兄长都不如这个杨锋兄啊。
 
    孟获能不感慨吗,想自己这个亲兄长,好像都不如一个朋友了,自己还能说什么。如果说对方是个女子女人,可能给自己这个兄弟迷惑住了,但是,那杨锋是个五大三粗的爷们儿啊。这他娘的迷惑什么啊!
 
    当然孟获知道杨锋是骗子,演戏演得好啊,可显然。自己这个兄弟不这么认为,你让自己怎么办,怎么去做!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他也真是,确确实实是非常无奈了。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是怎么去说更好。好像之前虽然是。说了不少,可是好像都没有什么用啊。或者应该说,对自己这个兄弟是没有什么用,你看看,这个自己这个兄弟,是半点儿都没开窍,自己是白费了这么多唾沫星子,不是吗。
 
    要说自己所说真有用的话。也没白费了自己这样儿,可如今再看。没用,甚至是直接就让自己兄弟不说话了,是怕了自己?还是说怎么地了,谁知道?
 
    孟获是想了这些,而孟优呢,他更是心里打鼓,他就怕自己兄长再一拍桌案,然后说一大堆,自己真是,一两次能受得了,可是久了,自己却是也厌烦啊。
 
    没办法,他是再次看向了自己的嫂子,祝融夫人。孟优那意思,嫂子啊,都这个时候了,您怎么就还不说两句,这兄弟都要完了!
 
    祝融夫人自然是看到了孟优的眼神,所以她是给了其人一个稍安勿躁的眼色。然后又递给了他一个,看我的眼色。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是相识多年,所以孟优对自己嫂子的眼色,他确实是知道什么意思。
 
    这一看自己嫂子告诉自己别着急,他心里就算是放心不少心了。之后又看到自己嫂子说她要出马了,孟优就更加高兴,算是彻底放心了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这他还能不知道,自己嫂子是权威啊。自己兄长别看他在自己面前,是这样儿那样儿的,但没有人的时候,在自己嫂子面前,呵呵……
 
    如果说在自己面前,自己这兄长是老虎的话,那么在自己嫂子的面前,他就是一只羊,还是一只很温顺的羊。
 
    不过这个,也就是孟优在心里想一下而已,他是连半个字都不敢说。他是怕自己兄长,但其实他更是怕自己嫂子,也就是祝融夫人。
 
    别看大多数的时候,孟优是不会那么惧怕祝融夫人的,但是只要祝融夫人一瞪眼,他就肯定是立马就老实了。没办法,他是怕孟获不假,但其实他真是更怕他嫂子,祝融夫人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孟优也算清楚,自己嫂子其实还是很讲道理的,所以有道理,就什么都好,至于相反的话,那当然是什么都不好了。
 
    不过这个时候,孟优却是不知道自己嫂子的想法,他只是知道,看自己嫂子这样儿,貌似没有对自己不满什么都,那么其实就是最好。可自己嫂子要是一瞪眼的话,那么自己可就要完了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这之前可没有看到自己嫂子对自己瞪眼什么都,所以孟优就认为他嫂子对他没有什么意见。所说不知道之前自己嫂子怎么一直也没说话,但这个时候他却是知道了,自己嫂子都答应了自己,那么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。
 
    孟优不傻,他明白,自己在这儿,自己嫂子虽说肯定要给自己兄长面子,但自己兄长却也真是不敢不听自己嫂子的。因为他知道,自己兄长是更怕自己这个嫂子,肯定的了,自己还不知道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正好就在孟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时候,祝融夫人说话了。“大王,我来说两句吧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他还真不知道孟优和自己夫人对眼神儿的事儿。毕竟孟优都是趁着他兄长不注意的时候,给自己嫂子递眼神的。要不然被发现的话,孟获肯定是直接一眼就瞪过去了,孟优还敢做什么啊。
 
    不过这个时候,孟获听了自己夫人的话后,心说自己夫人也要说话?那么说就说吧,反正大帐中也没外人。就算自己夫人训自己一顿,自己要认了。不过自己好像也没有做错什么吧,而且就算真是这样儿。帐中除了自己和夫人,就只有孟优这个兄弟了,没有外人,自己都接着。
 
    所以他一笑。“好。好啊,正好我这也累了,那么就请夫人说两句吧,说说这个不成器的孟优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优的脸,是一下就变成了苦瓜,心说至于吗,兄长你是总把这个不成器,那个不成器挂在嘴边。幸好这儿大帐中没有外人。要不小弟我岂不是丢人丢到家了?
 
    不过这话他也不敢说,也只能是苦着脸点头。但孟获是真不愿意看孟优这样儿,所以看了他一眼后,便转过了脸去看祝融夫人了。确实,比起孟优苦瓜脸来说,孟获当然还是喜欢看美女,自己夫人号称是南蛮第一美女,相貌身材那当然是一点儿都不会差了。
 
    而此时祝融夫人则是微微一笑,“大王这么说的话,却是错了!”
 
    孟获闻言,是眼眉一挑,“那么夫人的意思是要如何?
 
    孟获听了这第一句,他就心说不好,莫非自己夫人是要给这小子求情不成?这小子分明是“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”,为何要给他求情,自己可还没有说过呢!
 
    但是孟获也不敢说祝融夫人什么,所以只能是那么去问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只听祝融夫人说道:“大王,孟优虽说是被骗了不错,可杨锋逃遁,未尝不是好的,不是正确的啊!”
 
    这,孟获一听,心说怎么,杨锋跑了,这还是好事儿了?他这一跑,我大军损失那么多万,找谁去说理去?他这一跑,朵思大王身死,这找谁去报仇啊?
 
    不过孟获这么一想,自己夫人既然是如此说了,那么肯定就绝不是无的放矢,肯定是有凭有据,所以才这么去说,要不她不会这么说的。
 
    “那么夫人既然是如此认为,就请夫人说一说,到底杨锋逃走,对我有什么好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闻言点头,知道这个时候,自己这个夫君,这个大王啊,确实是有些不太高兴。但是因为怕自己,所以也不好去说什么,却也只能是如此问了。
 
    那么自己正要说呢,这不正好了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只听祝融夫人说了,“大王,这杨锋无论如何,是不能死在我们的手里!这便是其一,最为主要的东西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缓缓吸了口气,他一想,杨锋不能死!要说自己之前只是想杨锋怎么跑了,孟优没给自己抓来,确实是没想着生死什么的事儿。而此时他一听自己夫人所说,孟获貌似是懂了,好像还真是。
 
    不过他还是问道:“这夫人,就算杨锋不能是,可朵思大王,还有我军士卒的伤亡,这难道就不找他算了不成?我们损失可大了啊!”
 
    一想到这儿,孟获是头疼啊,而且心里还在滴血,也不得不说,真就是如此。因为他杨锋儿子的事儿,他杨锋倒戈,联合马超进攻自己,结果自己损失了多少,并且是接连两场大败,自己上哪去说理去。
自己根本就不想管什么,这他能和自己比吗。
 
    可其人终究是身死了,而且还死在了自己的大营。也算是有点儿交情,那么自己还是得过问的。可是这些不去找杨锋,那找谁啊,他才是罪魁祸首啊,不是吗?
 
    这孟获和他弟弟,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区别,至少他没想到自己做得不对做得不好的地方。而是就把杨锋当成了罪魁祸首,认为什么都应该去找他。
 
    而祝融夫人说:“首先说杨锋肯定不能死,我们尽量也别扣留其人。要不真是不容易对银冶洞交待啊。这朵思大王虽说是身死不假,可这和大王无关,要真是有人来找大王的话,大王把一起都推给杨锋就可以了。不过朵思大王其人。是无儿无女。就是连其人,可以说都没有几个,大王还怕什么呢?”
 
    孟获一撇嘴,“怕,本王会怕吗?别说是他朵思大王的亲人了,就算是他整个秃龙洞的人都来,我又有何惧?”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虽说嘴上,孟获是这么说。可在心里,其实他却是想着。这他娘的,要是秃龙洞的人真都来找自己的话,自己这边儿和马超凉州军还没战完,这却是“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”啊。
 
    不过孟获确实是不怕,别说是朵思大王的势力了,就算是整个秃龙洞加上整个银冶洞,说实话,他都不怎么怕。只是他肯定是不想那么麻烦,毕竟如今自己的敌人,只是马超凉州军,而不是南蛮诸部啊。
 
    “大王这么想,倒是不至于,毕竟朵思大王身死,秃龙洞的众将,争权夺利还来不及,谁能跑这儿来责问大王,我敢说,可能有人会提出来,但却绝对不是朵思大王的手下,最多是其人的亲人罢了!”
 
    孟获闻言点头,心说这个倒是,“夫人所说极是,那么夫人说杨锋不能身死,这个是?”
 
   
 
    祝融夫人说道:“大王不要忘了,杨锋的银冶洞,可是和朵思大王的秃龙洞情况不一样儿啊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眼前一亮,“夫人之意,是说?”
 
    “不错,想来大王也想到了,朵思大王没有儿女,也没有妻子,可杨锋却是不同,其人可是有妻子的,并且其人的银冶洞,绝对不是朵思大王的秃龙洞!”
 
    孟获是不住点头,因为自己夫人所说太对了,如果说朵思大王的秃龙洞不怎么团结的话,那么可以说杨锋的银冶洞,绝对是非常团结了。至少杨锋在用人上,绝对是有一手,而且他身死,那么他夫人,绝对要为他报仇,这个自己可真是没有想那么多啊。
 
    “多亏了夫人提醒啊,要不险些是误了大事!”
 
    可不是吗,在孟获看来,如今自己只能是对付马超,而不能再去拿出精力去对付别人。
 

欢迎转载腾讯分分彩开奖记录-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腾讯分分彩开奖记录-网站 » 心说至于吗兄长你是总把这个不成器那个不成器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