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然不是说详细到了每句话甚至杨锋的表情什么

分享到:
 父母走得早,自己弟兄三人,自己虽说不是老大,可也算是带着自己这个弟弟一起长大,自己和孟优的感情最深。至于说老大孟节,只能说是“道不同,不相与谋”啊!
 
    所以看着自己弟弟是这么不长进,被人骗,孟获也是担心。这杨锋倒是没骗别的什么,只是想保住他和他儿子的命罢了。可要是他真是起了其他的歹心,那么自己可能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弟弟了。
 
    对于杨锋其人,孟获确实算是刚接触不错,可其人的名儿,他也真是不知道听了多少年了。至少别的不说,但孟获却是知道,如果说起来,自己的势力和实力,真是比人家杨锋大,这个没错。可要说起来在南蛮的名声,自己这个蛮王却是未必比人家大啊。
 
    孟获还算是有自知之明,其实还真是这么回事儿。毕竟杨锋可以说是成名多少年了,而人家成名的时候,孟获还什么都不是呢,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先是叹了口气,然后对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兄弟说道:“孟优,你是真不让我省心啊!”
 
    孟优闻言,就是一咧嘴,“兄长,这……”
 
    孟获一拍桌案,“你难道就看不出来,这就是杨锋那厮的计啊!”
 
    不远处的祝融夫人一听,心说你说这个,孟优他要是能看出来,还至于这样儿吗。
 
    孟优自然是不服自己兄长所说,他还拿着杨锋的一截手指,说道:“兄长。这杨锋都断指赔罪了,还有什么计啊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这个气啊。心说杨锋这厮肯定也看出来了,是吃定自己这个兄弟了。所以他是以一截手指的代价。换来了他们所有人的性命。这个真值,值啊,要是自己碰到这事儿的话,别说是一根小手指,就算是一百根又能如何呢。当然了,前提是自己得有那么多根,不过自己确实是认为值得的,可以去那么做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杨锋这伎俩。也就骗骗自己兄弟吧,要是换成是自己,就算他是十根手指断了,自己也不会被让给骗过去。
 
    要说孟获还真是,算是高看他自己吧。当然,在杨锋看来,如果孟优换成了孟获的话,他也是认为自己就凶多吉少了。可孟获认为杨锋一定是骗不过他,这个倒是有点儿太过自信了。是,这样儿的事儿。其实不好去假设什么。但是哪怕孟优真就换成了孟获,也不会像孟获所想那么肯定,至少杨锋未必就不能从孟获手下逃得性命。
 
    至于孟获。还是有些小看了杨锋,而高看了他自己啊。不过这些却已经是改变不了了,他也知道,是再也追不上杨锋。就说之前都追不上了,就更别说是这个时候了。
 
    此时此刻,孟获是觉得自己这个胞弟啊,真是“烂泥扶不上墙”,真要自己怎么说才好。自己说他,真就有用吗。谁知道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对于孟优的解释,他只是再一次狠狠一拍桌案。“解释什么?这杨锋那厮,就和我之前所说一样儿。用了他一根小手指头,就换走了他的性命,你难道还不懂?真是气死我了!”
 
    孟优一听,是这个无辜啊,而且在自己兄长面前,他也是做出了一副无辜的样儿。他到了这个时候,还是相信自己所看到的,所听到的。就认为杨锋是够朋友意思,所以自己当然是不能不够意思。而且最后对方都已经是断指赔罪了,自己兄长还要什么啊。
 
    其实孟优的想法,确实是很简单,而且在他看来,自己兄长这实在是因为之前的大败,所以就是气得不行,还在气头上,因此自己是说什么,最后都得被雷。
 
    而且孟优认为,杨锋作为银冶洞的洞主,可以说其人难道就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吗。至少一个洞的首领,他要是肢体不健全的话,很可能就要被下面的人给推到了,这也算是一个借口吧。当然了,以杨锋的强势来说,这个事儿基本不可能有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在孟优来看,杨锋这样儿,就代表了他的一个态度,这是要给之前他所做之事赔罪,可自己兄长呢,还是太小气了。不过因为知道他生气,所以孟优暂时却是不敢说什么,只能是听孟获说。
 
    不过孟优也不傻,知道去求助,他看向了自己的嫂子,也就是祝融夫人。那意思,嫂子关键的时候,得拉兄弟一把啊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倒是看到孟优求助的眼神了,她此时心说,你孟优要是不去解释那么多,要是没有被杨锋骗得事儿,自己可能早就说话了。但是你确实是不成器啊,这杨锋那厮就那么给你骗过去了,骗了就骗了吧,关键是你到了如今,也还没反应过来,这个可真是,让人不得不生气啊。
 
    所以别怪你兄长,只能说是你自己不争气啊。还好你不是我那个弟弟带来,要不我得亲自给他掐死,实在是太不成器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优当然是不知道祝融夫人的想法,要不他知道了的话,估计得撞墙。
 
    对他来说,自己这个嫂子可比兄长温柔多了,至少不会像自己兄长那样儿,那么严厉地去教育自己。可是自己呢。没觉得之前是犯什么错了,这自己做得不对吗?
 
    要说自己本来就没有几个真正的朋友,这如今要是杨锋也没了。那可真就是没有什么朋友了。而对朋友不说是两肋插刀吧,可怎么也得差不多啊。人家杨锋是够意思。自己还能差什么!
 
    到了现在,孟优也一直是在想着自己不能不够意思,不讲义气,因为杨锋做了不少够意思讲义气的事儿。可他却是没想过,杨锋说得都是假的,虽说事儿,他确实是那么做的,可是想法。却绝对不是那样儿。
 
    但是很明显,孟优他没有去多想什么,只是相信他所看到的东西。
 
   
 
    那就是人家杨锋没杀自己,而是杀了朵思大王。并且最后是断指赔罪,这如今小手指还在自己这儿呢,所以他是坚信不移了。
 
    所以这也是让孟获这个无奈啊,这自己对付马超这样儿的敌人,自己可以去耍赖什么的。但是和自己亲兄弟,自己还能去耍赖?而且这个肯定是不合适啊,毕竟自己就算那么去做。也好像是改变不了什么,所以有用吗。而且真要是那样儿的话,不就在自己夫人和胞弟的面前丢了大人了吗?
 
    是。在马超凉州军大营,他的中军大帐内,孟获怎么耍赖,他都觉得没有什么。因为没有南蛮的人看到啊,哪怕他们就算是最后知道了,可却也没有看到,所以他不认为有什么。
 
    至于说在马超凉州军众将面前耍赖,这个孟获认为也是没有办法。反正已经都是让人家给生擒了,其实就已经算是丢大人了。那么再丢点儿人,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自己也是能接受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在祝融夫人和孟优的面前,孟获却是不会这么去做。而且他知道也没有什么用。
 
    孟优不说话了,孟获以为他是明白了,所以便说道:“孟优,你是不是明白了,所以不言语了?”
 
    孟优心说我明白什么了?是,我是不言语了,可那却不是因为我明白自己被骗,而是自己不想去触霉头。如今你这正在气头上,我要是再多说的话,我那不是找死吗?
 
    但是孟优一听自己兄长这话,他还不能不表态,要不被误会,那可就不好了。
 
    所以他是连连摇头,那意思,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儿。结果孟获一看,是更生气了,他也算是知道了。敢情自己这个胞弟可不是因为明白了,所以才不言语了,而是因为怕自己,所以这才不言语的。
 
    孟获也心说,自己真就有那么可怕?
 
   
 
    孟优是不知道他兄长心中所想,要不他肯定要说,不是你有那么可怕,而是非常非常可怕啊,要不我能这样了?
 
    孟优是绝对害怕他兄长孟获的,可以说这个算是从小到大,都没有改变过的事儿。而且连祝融夫人都清楚,孟获也算是了解,不过并不代表他什么时候都会去想这个。至少他不可能,看到孟优,就想到了,自己这个胞弟,是非常害怕自己的,这事儿不可能。
 
    如果说孟获一看到孟优,他第一个想到的,其实几乎永远都是那个,那就是,自己这个兄弟的脑子和武艺,不是一个水平的。如果他的脑子什么时候和他武艺一个水平了,那么自己也就能放心省心了。
 
    他确实每次所想都是这个,而不是孟优害怕他什么。但是这个别人都不清楚,这却是一定的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优这时候是更不敢说话了,只能是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住杨锋的那一根小手指,递向了孟获,那意思,兄长你看看,这可都是真的啊。不是假的!
 
    其实孟优想说,你怎么就不相信杨锋呢,他都已经是这样儿了。还有什么不相信他的?
 
    其他的都不用说,就说他是不是没杀自己。是!他是不是去杀了朵思大王,也是!那么他是不是断指赔罪了,还是啊!所以就看其人这些,自己给他放了,还有什么不对的吗?
 
    孟优确实不知道自己兄长的心中所想,反正在他看来,这些都是真的,怎么就说杨锋骗自己呢。他确实没多想。杨锋说假话骗了他。孟优认为自己是眼见为实,所以当然是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了。
 
    可对于他的想法,孟获还不是都了解,至少他认为,自己这个胞弟,是因为够意思讲义气,所以就变成了这样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他只是听了孟优所讲的大致的那些东西,当然不是说详细到了每句话,甚至杨锋的表情什么的,这这么可能。孟优能说这么详细吗。
 
    所以对于孟优的“眼见为实”,孟获确实也没想过,孟优也没怎么去解释。自己就相信自己看到的什么云云。
 
    反正孟获就是认为,自己胞弟放走了杨锋,那就是因为其人欺骗了他,然后自己胞弟讲义气,就这么给他放了。当然也是少不了那一根小手指头了,不过这时候孟获看到这个就烦。
冤有头,债有主”啊,归根结底,这个事儿其实想来想去,还是马超的问题,都是他给惹起来的。
 
    要说马超他绝对是中枪了,虽说不一定就是躺着中枪,因为这事儿多少确实是和他有些关系,但却是真真正正中枪了。
 
    在孟优看来,这要是没有马超和自己兄长之前的一战,不是崔安给杨锋儿子擒拿,也没有最后杨锋和马超合作。所以自然是不会有朵思大王身死,更不会有自己兄长让自己去追击杨锋,自己也不至于是如此了。
 
    要不怎么说这异族比汉人还自私呢,明明是他们自己的问题,他们却是不好好去想自己的事儿,却总把缘由都归为是其他人的原因。
 
   
 
    如果这个事儿真要是去往根源找的话,其实这还是因为孟获,也就是他兄长的问题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如果不是孟获进犯益州的话,马超能带兵来吗,如果马超不带兵来的话,还有这些事儿了吗。
 
    可是孟优不会这么去想,他就只想是马超的原因。也是,他的想法是不难理解,如果没有马超的话,没有崔安生擒杨锋儿子的事儿,那么就没有如今这些了,也是。可根源呢,其实还在他兄长那儿,不是吗。
 
    看着自己兄长是一脸的厌烦,孟优也只能是把手给收了回去,心说兄长啊,这确确实实是杨锋的小手指啊。你说其人骗我,可这小手指却都是真的啊!
 
    不过这话,他也真是不敢说,孟优怕自己说了之后,自己指不定要被自己兄长怎么雷呢。肯定是一顿雷劈,然后自己是没话说,因为害怕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也许就是因为接连的失败,而且还是连续两场大败,并且让孟优去追击杨锋,也没把其人给带来了,所以孟获这个时候,他是看着下面站着的孟优,这个不顺眼啊。看到他,自己就是“气不打一处来”,可不是吗。哪怕其人是他自己的亲弟弟,可却也改变不了他如此想法。
 
    在孟获看来,自己这个弟弟啊,是从来都不让自己省心。他什么时候能真正长进呢,就算这次自己是让金环三结

欢迎转载腾讯分分彩开奖记录-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腾讯分分彩开奖记录-网站 » 当然不是说详细到了每句话甚至杨锋的表情什么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