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小子就是被我和他母亲给惯坏了要不也也不至

分享到:
这话前面的半句虽说不是真的,因为杨锋根本就不想和孟优走。但是后面的绝对不是假的,因为不管什么时候,他都是想着能让自己儿子平安。哪怕这次来的不是孟优。他杨锋肯定也是保住自己儿子,至于自己,那就没有办法了。
 
    孟优是刚张嘴。结果杨锋是对自己儿子一摆手,喊道:“还不快点儿过来!”
 
    杨锋他儿子是一直关注着自己父亲和孟优两人呢,虽说距离不近,确实是听不清两人的对话。不过他却也知道。自己老爹肯定是和孟优求情呢。所谓是“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”啊,而这也算是自己那老爹比较拿手的一方面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杨锋这儿子,纨绔归纨绔,可要说起来对自己这个老爹的了解,却是也不差什么的。
 
    他知道自己这老爹出手,那就肯定是认为是有一半以上的把握,自己这个老爹很少去做那种没有把握的事儿。虽说是。不知道具体自己老爹和孟优说什么,可看着这么半天两人也没动手翻脸什么的。自己老爹八成是要成功。
 
    所以他心里当然是很高兴了,结果就在这个时候,杨锋却是挥手喊他,这他可听得是清清楚楚,想起之前自己老爹对自己所说,他就知道,该是自己出马的时候了。
 
    杨锋他儿子是纨绔,可却并不代表他就傻,这个显然不可能,所以结合之前自己老爹的意思,他就知道,自己老爹这是要用到自己了。
 
    所以,马上他就拍马过来了,而此时杨锋对孟优一笑,“孟优老弟这不说话,为兄就认为你是同意了,正好,让你这个小侄,来见见你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优一听,心说这就让自己放了你儿子了?那么你呢?
 
    这个时候孟优想得最多的,还是杨锋。因为他这个时候心里是天人交战啊,到底要如何处置杨锋,这却是一个难题,自己可从来没有这么纠结过。
 
    擒住他,给自己兄长送去,那么是,最后朵思大王的仇报了,然后死伤的那些己方士卒,也算是报仇了。可杨锋却是活不成了,自己真应该那么去做吗?要知道人家对自己,可是够意思啊,自己真能做出来那样儿的事儿?
 
    可要这么放走他,显然孟优也是不那么甘心的。他也害怕自己兄长,到时候要怎么去和自己兄长交代啊。
 
    孟优以前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事儿,也是,孟获可没有和马超凉州军有过如此大战,并且还这么久,以前哪有?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如今这连番的大战,可以说什么事儿都出来了。
 
    要是以前的孟优,打死他他都不相信,原来还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儿。可如今呢,他是不相信也得相信,因为事实就摆在你的面前。
 
    孟优如今所想的,就都是杨锋的事儿,至于说他那儿子,真就不是他说考虑的了。对于孟优来说,杨锋那个儿子,那是真不能动的。之前怎么样儿了,还不就是因为他儿子,结果己方是大败。可如今要是再动他儿子的话,指不定要出什么事儿呢。
 
    而这个时候,杨锋他儿子已经是来到了他面前,杨锋对孟优一笑,“孟优老弟,虽说已经都见过,可今夜你要放过这小子,我怎么也不能不让他来给你打个招呼!快,不认识了,这不是你孟优叔父吗!”
 
    杨锋儿子赶紧是给孟优问好,虽说异族不太讲究这个,但是也不是说就没有这些东西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见过后,孟优是点了点头。虽说之前也不是说就没见过,但是这次是最为正式的一次了。
 
    孟优也明白,杨锋那意思就是自己放过了这小子。他是让他儿子特意来见见自己。由此孟优也是回忆起了不少的东西。
 
    想他还是年少的时候,应该说当年还没有杨锋儿子如今的年纪大,也就是十岁左右吧。那个时候自己就认识了杨锋,而他的儿子,也才三四岁而已。小时候就是个鼻涕虫儿,一把鼻涕一把鼻涕的。想到这儿,孟优是忍不住笑了。如今这都十几年了,唉,这时日过得还真是快啊。
 
    此时他是对着杨锋儿子点了点头。“如今一转眼,连你小子都这么大了,我也是不得不牢骚两句啊!”
 
   
 
    而杨锋儿子则是趁机问道:“不知叔父何时让我父子离开?”
 
    结果孟优一听,脸色一黯。这个时候他还没想好。到底要如何呢?不过杨锋儿子他这话,绝对是将军啊。
 
    杨锋反应也够快,“滚一边儿去,这里没你事儿了,下去!”
 
    杨锋儿子无奈,他也知道,这戏,自己的就算是演完了。之后还得看自己这老爹的。不过基本看样儿应该是没有问题。至少在他看来,以自己老爹那老谋深算。可以说对付孟优,那还真是没有问题。
 
    杨锋儿子也知道,孟优的脑子绝对不是他武艺那样儿,可以说他脑子灵活程度,和他武艺是相反的,所以自己;老爹还能不是他的对手吗。所以他确实,并不担心别的,只是在想着,什么时候自己和自己老爹能脱身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到自己这个杨锋兄把他唯一的那颗独苗都给轰走了,孟优也不得不说,什么是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。他父母离开得早,而且目前孟优也没成家什么的,自然也没当父亲,所以对这上面,其实还是有所欠缺的。不过虽说是欠缺,却并不代表孟优就什么都不懂。
 
    而且在他看来,杨锋之所以把他儿子给轰走,就是怕他儿子惹怒了自己,然后自己改变主意。其实自己根本也没打他儿子的主意,只是还是纠结到底要如何处置自己这个杨锋兄。
 
    所以孟优轻笑了一声,“杨锋兄不必如此,不必如此。还是孩子,行了行了。”
 
    这个时候孟优是难得拿出来长辈的姿态,如果真要是说起来的话,他其实也不比杨锋儿子大多少岁,这个也真是没错。
 
    而杨锋则是对孟优说道:“唉,孟优老弟也知道,这小子就是被我和他母亲给惯坏了,要不也也不至于出了之前的事儿啊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优是理解地点了点头,然后这时候杨锋才说道:“孟优老弟,咱们走吧,我和你们走,只要不为难我儿子就行!”
 
    孟优一听,是有些犯难了,杨锋一笑,这孟优老弟有何为难?没事儿,我都理解,走吧!
 
    孟优就是这么个人,让杨锋算是吃得死死的,他知道其人是什么样儿。你要说不走,那么孟优估计拖都得给你拖走。可你要是主动让他带走,跟着他走,他反而是没主意了。
 
    不过杨锋也是心知肚明,自己做这些还不够,却是还得再狠点儿才行。所以他是把牙一咬,心说豁出去去,只要回南蛮,那么就再也没有这事儿了。
 
    所以他直接从怀中掏出了柄匕首,孟优一看,“这,杨锋兄你这是要……”
 
    结果刚说到这儿,杨锋就直接用匕首把自己左手的小指给割了下来,十指连心,可以说说真是给杨锋疼得不行,但是再疼,也让他给忍住了。可以说其人绝对是个人物,虽说不是什么英雄人物,但在南蛮,绝对是那么一号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说别的,就说其人这么做,如此作为,就不是谁都能做得出来的。
 
    孟优看了,也是有些动容,毕竟他是自家人知道自家的事儿。南蛮的人还不知道吗,这个断指,在南蛮来说,割下小手指,就代表着给人赔罪。而杨锋如此作为,很明显了,是要给自己兄长赔罪。在孟优看来,是自己这杨锋兄看出来自己的为难了,所以是特意如此,不让自己为难。
 
    连人家都如此为自己这个朋友着想,自己还有什么。孟优下马,捡起了杨锋的断指,然后他说道:“此事怪小弟考虑不周,却是让杨锋兄自残了啊!”(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 
 
第二〇四章 孟优返回南蛮营
 
    而杨锋闻言则是微微一笑,一边儿用块破布止血,一边儿说道:“孟优老弟,这也算是为兄给你和你兄长的交待!为兄看出来你为难了,知道你够朋友,如果这还不够的话,为兄和你一起回去!”
 
    孟优是赶紧摇头,头摇得就和拨浪鼓似的,“杨锋兄如此说,就是打小弟的脸啊。,小弟还有何话说?至于兄长那儿,一切都有小弟说项,杨锋兄放心就是!”
 
    杨锋闻言,则是再次叹了口气,“却是让老弟难做了!”
头大汗,这可不止是因为断指所以才出了这么多汗。更是因为之前面对孟优,杨锋也是有顾虑,心说万一其人要是有了其他的想法,那么自己可真是要完了。不过还好,还算好的就是,孟优他确实还是从前的那个孟优,几乎是没有什么改变。
 
    他是拿着自己的断指给孟获交待去了。可是可想而知,最后的结果。
 
    “孟优老弟,却是勿怪吾也!”
 
    杨锋是喃喃自语道。而他儿子是早来到了他近前,一看自己父亲手指少了一根,他忙叫道:“爹,这……”
 
    杨锋一听是哈哈大笑,“哈哈哈!我杨锋今夜断指求得所有人生路,真是值得值得啊!”
 
    顿了一下后,他便对众人说道:“壁虎都知断尾求生。我杨锋今夜断指求生,有何不可!好了,咱们赶紧走。早日回南蛮,早日太平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
 
    而杨锋儿子看着自己老爹豪爽的样儿,他心说,看来自己要学习的可真是不少啊。
 
    杨锋之所以这样儿。可不止是给他儿子说的。那不过是小事儿。最为重要的是,也有收买人心的意思在里。毕竟如今还能跟着杨锋的人,其实就算是很忠心他的了。不过他觉得,其实还不够。所以杨锋有了这一番话,那意思就是说,我杨锋断指,不止是为了我自己,也是为了所有人的生路。
 
    其他的话不用说了。杨锋都清楚,自己手下这些人。还能不懂吗。
 
    而且他也真是认为,自己这左手小指,断得值得!毕竟孟优的脑子虽说是不如他武艺那样儿,可其人也不是傻子。所以杨锋知道,最后自己断指,可以说就是神来之笔啊。如果说之前孟优一直处在犹豫之中,那么自己断指之后,就直接是让他做出了决定,而且自己所想是一点儿没错,可不就是那样儿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杨锋认为值得,如果没有自己最后的断指,那么很可能就骗不过孟优,如何去赚其人呢。

欢迎转载腾讯分分彩开奖记录-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腾讯分分彩开奖记录-网站 » 这小子就是被我和他母亲给惯坏了要不也也不至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